东东网 > 近期动态 > 美文欣赏 >

我亲自经历了浦口泰山镇的变迁

来源:东东工作室 点击:
给额的印象要在这鬼地方窝囊一辈子了。

 


          东门比较远,有时就去南门买菜购物。可是,拆迁的步子很慢、规模很小。


  东门归属泰山镇,南门归属顶山镇。


  2002年夏天,从WNU来到点将台路40号所谓的“农机校”报到,校内褴褛不堪,只有一座新的教授教养楼名叫汇贤楼,山后也有三、四栋学生公寓是我喜欢的红顶白墙。


        东门的中央就是华联超市、邮政局、泰山低级中学


        因为正处于假期,学生食堂没有开业,中午饭在教工餐厅包间蹭饭,晚饭就到东门几家下饭馆轮流吃,记得第一顿吃了所街大棚屋左侧一家三鲜砂锅,第二顿是活动摊位买的陕西凉皮,第三顿是小街右侧的水煎包。正如一个湖南拆迁干部说的那样,不拆迁,哪里来的新中国!同理,不拆老东门,那里来的新东门?


          目睹南农大对面旭日桥两侧的大桥村居民区一每天消失,可是东门人口稠密,拆迁体量大,矛盾激烈,似乎暗无天日。走到街头,看到一个小桥,桥头桥尾小贩占据了两侧,路人只能迂回前行。  街道狭窄,门面狭小,装修简陋,可是饭菜物美价廉,比较可口。


           2010年,南京市的新城市规划公示了,任老师说南门、东门要拆了,老城改造涉及到江北的泰山镇、顶山镇,我一阵狂喜。在两座小山包之间有一条小街,可以通往市场。小街两边商埠林立,顾客摩肩擦踵,人流熙熙攘攘,生意兴旺。


         2013年大桥村整体拆迁到朱家河右岸,搬入安顿小区,拆迁补偿款每平米8000多,安顿房每平米4500元,好多人发财了。


我亲历了浦口泰山镇的变迁  


。到了市场,一打听地产草鱼一斤才买一元二角,于是每次来此必买那个老汉的草鱼。每当俄说起但愿哪一天政府拆掉那些破褴褛烂的民居时,当地年岁大的人竟然自豪地宣称,东门是南京独一的清朝古建筑群,有历史文化活化石之意义,拆不得!几部反映南京历史的影片在此拍摄。一翻聊天之后,他说南京人爱吃青菜,什么“三日不吃青(菜)两眼冒金星”。有些街道狭窄得马车无法通过,汽车也无法通过,也许只给黄包车、马自达、人力车通过。另外买菜时,我的言语露出破绽,当地白叟听出俄是外埠人。去南门要经由点将台,传说韩信当年过江后在此操练兵马。

 


      这里的落后和脏乱差可是南京数一数二的。

  拆吧,快点拆吧,让老城改造的春风来得更猛烈吧!


        可是,跟着江北快速化高架道路的建成,东门老城改造时机成熟、势在必行,看到一个个拆字写在那些破败的民居墙面上,额看到了历史前进的车轮,任何人无法阻挡。鼎山家园安顿小区开始兴建。点将台山脚一片民房被拆,换成了一幢幢漂亮的安顿小区。


        南门的中央是工商行、铺镇车辆厂、邮政所、部队一家服装厂。吃饱喝足,就沿着迷宫一样的小街瞎逛。

上一篇:四月,那一片花海 下一篇:爱之深,责之切的师生情